当前位置: 首页 >> 时政要闻 >> 云南干部教育动态 >> 正文

《共产党宣言》的真理光芒 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三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集中反映和有力证明了《共产党宣言》所揭示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科学性真理性和无比正确性!在长达170年的历史进程中,《共产党宣言》所揭示的关于无产阶级翻身解放的道理,被全世界马克思主义者所接受并付诸于各国的实践,进行了一场场气壮山河的斗争,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共产党宣言》以它独有的魅力,焕发出更加耀眼的真理光芒。

一题:一个幽灵的曲折成长经历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世界性意义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称:“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社会主义经历了500年的发展,这个“幽灵”从空想到科学,从理论到实践,从一国实践到多国实践,从苏东剧变到社会主义进入低谷,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历了跌宕起伏几次大的转折,展现出生机与活力。这一历史过程可谓惊心动魄,扣人心弦。当年马克思曾经对第二国际的社会主义实践表示严重失望,说“我播下的是龙种,可生出来的却是跳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当年被反动势力共同围剿的“共产主义幽灵”,在曲折成长中已经变得血肉丰满,正成为21世纪科学社会主义发展的奇迹,成为振兴世界社会主义的中流砥柱,成为社会主义运动方兴未艾的标志。党的十九大报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伟大意义,用了“三个意味着”进行集中概括和精准阐发,字里行间透出社会主义运动从萌芽到发展壮大的曲折成长经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世界性意义的高度概括和集中表现。

这一世界性的意义,我们可以从当前世界发展的大格局中进一步加深理解:当今世界,国家格局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国际形势正处在“原有全球政治经济均衡状态被打破,新的均衡尚未形成”的新的转折点上。在国家、社会的发展治理上,中国与西方形成两个主义、两种制度之间的鲜明对比, 西方模式正面临严峻挑战。正因为如此,西方社会科学界的学者们不得不把目光聚焦到马克思主义、聚焦到社会主义、聚焦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上进行反思。西方人戴着有色眼镜了解中国的观念遭到颠覆性冲击,国际关系专家奥利弗·施廷克所著的新书《中国之治终结西方时代》取代基辛格的《论中国》、爱德华·卢斯的《不顾众神》,《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第二卷在西方成为热销书,成为西方政要、学者了解中国繁荣发展之谜的必读书籍。曾经鼓吹“历史终结论”的美国学者福山坦承:“客观事实证明西方自由民主可能并不是历史进化的终点,随着中国的崛起,所谓历史终结论有待进一步推敲和完善,人类思想宝库需要为中国传统留有一席之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迈着坚定的步伐,大踏步地走进世界舞台中央,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也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让发展中国家收益巨大,中国独特的发展模式也被很多国家视为可效仿的榜样”。

由此可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其世界性的意义显而易见: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不但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同时迎来了科学社会主义走向复兴的光明前景;科学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发展中国,能够救社会主义、发展社会主义,并且在21世纪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正在成为世界性的共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说明通往现代化的道路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二题:“随时随地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重要思想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指出:“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进程中,始终坚持“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推进理论创新,选择了独具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使马克思主义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创造力和感召力,指引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由胜利走向新的更大胜利,使社会主义在中国焕发出强大的生机、活力。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就是一部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并不断推进理论创新、不断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在中国革命时期,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结合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实践,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毛泽东思想,指导和实现了中华民族站起来的伟大飞跃;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结合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的实践,形成了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在内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指导和实现了中华民族富起来的伟大飞跃;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结合中国社会主义全面深化改革的实践,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紧密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和实践要求,以全新的视野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正指导和团结带领人民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实现中华民族走向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这都是我们党坚持“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探索和推进理论创新的艰辛过程。

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这也使我们党深刻认识到:行百里者半九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全党必须准备付出更为艰巨、更为艰苦的努力。因此,坚持“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更加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正因为如此,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以“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包括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目标、总任务、总体布局、战略布局和发展方向、发展方式、发展动力、战略步骤、外部条件、政治保证等基本问题,并且根据新的实践对经济、政治、法治、科技、文化、教育、民生、民族、宗教、社会、生态文明、国家安全、国防和军队、“一国两制”和祖国统一、统一战线、外交、党的建设等各方面作出理论分析和政策指导。上述这些涉及党和国家发展的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和战略安排,就是坚持“随时随地都要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所作出的,是《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原理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活用和升华。

三题:实现无产阶级历史使命的领导力量与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要实现自己的历史使命,必须有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无产阶级只有组织成为政党,才能领导无产阶级更好地开展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才能取得斗争的胜利。从巴黎公社失败的经验教训中,我们可以清醒地认识到:无产阶级必须建立自己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没有建立起自己的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的无产阶级政党,这就使革命由于缺乏坚强的领导核心而失去了政治上、组织上的保障。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党一定要有新气象新作为。打铁必须自身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伟大斗争、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必须毫不动摇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毫不动摇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这就是强调,作为实现无产阶级历史使命领导力量的中国共产党,完成新时代的历史使命,我们仍然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和挑战,决不可掉以轻心。正因为如此,党的十九大报告从“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要一以贯之”的高度,提出了新时代党的建设的总要求。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党正在领导着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面临着严峻的风险和挑战。今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和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上明确提出“三个一以贯之”,即“做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一以贯之,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要一以贯之,增强忧患意识、防范风险挑战要一以贯之”。这“三个一以贯之”紧密相连,相互作用,实际上讲的就是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应有的政治定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党面临着来自各个方面的风险和挑战。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既要善于补齐短板,更要注重加固底板,各种风险都要防控,重点要防控那些可能迟滞或中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的全局性风险,我们党决不能犯战略性、颠覆性的错误。

因此,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要“一以贯之”,是确保新时代我们党实现历史使命的必然要求。我们党要做到长期执政,就必须把自身建设成为始终走在时代前列、人民衷心拥护、勇于自我革命、经得起各种风浪考验、朝气蓬勃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正是基于这样深沉的思考,党的十九大提出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强调“必须牢牢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并且强调“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断提高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和定力,确保党始终总揽全局、协调各方。以此“一以贯之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我们党就一定能够担负起实现无产阶级历史使命领导力量的重任,引领承载着中国人民伟大梦想的航船破浪前进,胜利驶向光辉的彼岸!

(作者系中共云南省委党校副校长、教授)

(编辑:吴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