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丽云南 >> 绿色锌都——怒江兰坪 >> 正文

“三江之门”兰坪——走进兰坪

走进兰坪

——“中国作家兰坪行”采风纪实

尹相如

走进三江,便是兰坪人。

喝了迎宾酒,便是好朋友。

兰坪是举世闻名的“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的南大门,我作为一个旅游爱好者居然没有去过,感到莫大的遗憾!幸好兰坪县委、县政府在一年一度的传统佳节——东方情人节来临之际,邀请中国作家采风团前往采风,真是喜从天降。

2008年4月27日,随“中国作家兰坪行”的著名作家张昆华、乔传藻等一行18人从昆明出发,经过10多小时的长途跋涉,到达兰坪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令人感动的是,兰坪县四套班子的领导居然到数十里以外的通甸“三江之门”以传统的民族礼仪迎接我们,而且在这里足足等候了5个小时之久。我们一一下车,饮了甜甜的迎宾酒,接过了别具一格的民族挎包,心里热烘烘的,真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一本打开的书

4月28日,在听取了李永平县长介绍县情以后,我们便开始了采风活动。让我们不敢当的是,兰坪县委、县政府用最高的礼仪来接待作家采风团,一路上警车开道,医生随行,所到之处,乡镇领导都到各自地界迎候,各族群众抬着红布标,端着迎宾酒,身穿节日盛装,以本民族最隆重的礼节迎接我们,整个采风活动安排得井井有条,周到细致,体现了兰坪县领导高度的组织能力。

我们首先驱车来到了通甸镇参观武装暴动纪念馆。纪念馆设在一个普通的院落里,武装暴动纪念碑被设计为一本打开的书,意为:武装暴动翻开了兰坪新的一页。

事实正是如此。1949年5月1日,由中共通兰特委领导的通甸武装暴动打响了解放兰坪乃至怒江地区的第一枪,5月10日兰坪县城和平解放,因此兰坪县被云南省委、省政府命名为解放战争时期的“革命老区”。我们要寻觅革命老区的话,不必千里迢迢到江西、陕甘宁去,在云南边远的山区就有。1949年12月9日是云南和平解放的日子,1950年2月21日解放军进驻昆明,可是兰坪的解放时间比全省足足早了7个月呢!

随着采风活动的深入,我们感觉到兰坪一点也不落后,在许多方面还居于全省乃至全国的领先地位呢!兰坪的确是一本内涵丰富的书,即使读上千遍万遍也读不够……

东方情人节巡礼

 离开通甸镇来到罗古箐,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辽阔的草甸,这便是东方情人节的主会场——情人坝。情人坝平坦而宽阔,长满了绿茵茵、软绵绵的青草,四周是莽莽苍苍的冷杉,真是情侣们幽会的理想场所,也是气质雄伟的天然歌舞场。

情人节的开幕式还没有开始,穿着节日盛装的各族群众早已云集情人坝了。只见入口处摆满了辆辆破旧的拖拉机、摩托、单车,很难设想,他们靠这样破旧的交通工具怎么能够翻山越岭,走过泥泞的山路,来到大山深处的。一个个红绿帐篷里传来了高音喇叭的声响和玩游戏的人们的欢笑声。最有意思的是,一辆拖拉机停靠在路旁,车厢的侧板放平了,下面用树枝撑着,车厢的顶部搭上塑料篷,车厢里摆上各种糕点和零食,就成了一个小小的移动小卖部。

我向一位普米族大爷打听情人坝的来历,他指着两棵紧紧相依的特别高大的冷杉对我说:这就是一对天生的情人嘛!他又笑指周围的杉树说:你看,这些都是他们的后代,有的又成了情人,有的目前还是单身呢!他说得是那样自然,那样肯定。在他眼里,这些树与人类并没有任何区别。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的意见。是啊,在少数民族头脑里与生俱来就具有“天人合一”的观念,“生命一体化”成为他们观察自然社会的固有的哲学观。

他看到我能够理解他的解释,高兴地侃侃而谈,向我描述情人节的情景:情人节正值春暖花开的日子,各族男女青年都走出家门,到情人坝等约定俗成的男女相会的地点,钻到杉树丛中找一个异性青年对歌。通过对歌了解对方的人品和才智,如果遇到了知音,他们会越走越近,越唱越贴心,然后双双消失在密林深处。有的则先到情人坝手拉手地跳集体舞,在边唱边舞的过程中寻找意中人,一旦遇到合意的人就用撞胯、挠手心等动作试探对方的反应,如果对方也有意,就找机会离开人群,进行一对一的交流。这使我想到当今最时髦的网恋同样经历了这样的一个由远而近的过程,身处异地的两人通过远距离的语言交流,一旦遇到了知己,就会越谈越近,谈越越贴心,然后从虚拟的网络空间走到现实中进行面对面的接触,享受一夜情的惊喜。所不同的是,网恋是用语言、文字通过网络进行感情交流,而情人节的男女青年是用音乐舞蹈语汇进行沟通和交流的。相比之下,目前我看到的恋爱方式比网恋更为浪漫,也更具有诗情画意。

一般人以为情人节是西方的舶来品,当代青年都喜欢在2月14日这一天向自己的情人献上一朵红玫瑰,以至于全国各地的玫瑰花在这一天价格都要暴涨。殊不知东方也有情人节,而且历史比西方更为悠久。先秦时期的上巳节便是有史以来最早的情人节。所谓上巳,是指以干支纪日的历法中的夏历三月的第一个巳日,根据《周礼》记载,古代上巳日具有“女巫掌岁时祓除衅浴”(即以香薰草药沐浴)的大规模的民俗活动,杜甫《丽人行》中的诗句“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所描绘的便是这种民风。而且在上巳节还有一种奇特的风俗,即“会男女”。这种节日中的野合,来自氏族时期的季节性婚配——野合群婚,也构成了后世对偶婚的一种补充。《周礼》明确规定,祭祀期间男女可以私奔,父母不得干涉,社会予以承认,妇女在此期间怀孕所生的孩子则被视为能成大器者。

我国古代的情人节一般为农历三月初三,而兰坪属于高原山地气候,在平原地区万物复苏的春天,这里还风雪飘飘呢!因此兰坪的情人节随高原山地气候的特点而推迟至五月端午。为了打造“东方情人节”的文化品牌,兰坪县政府与各族群众协商,把每年的4月28日定为情人节,届时举办民族歌舞等大型文艺活动,欢迎八方宾客与各族群众共度浪漫的情人之旅。

矮个子镇长穿着普米族的节日盛装宣布东方情人节开幕,顿时情人坝成了歌舞的海洋,欢乐的海洋。表演的节目有普米族的羊皮舞、白族的情歌对唱、彝族的三大调、傈僳族的打跳、纳西族的阿哩哩等,可谓异彩纷呈,表演者全部来自农业生产第一线,我们欣赏到的是原汁原味的原生态歌舞。他们的歌声是那样的嘹亮,他们的舞姿是那样的奔放,与周围壮丽的自然景观融为一体,显示出大气磅礴的山岳生态文化的风采。兰坪情人节群众参与的广泛程度和音乐歌舞的丰富程度是十分罕见的,足以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情人节是兰坪各族群众共同的节日,到了这一天,不管路途多么遥远,天气状况如何,“扁担搭桥也要过,树叶当船也要来”,各族群众都要到情人坝等地狂欢。

情人节开幕式的第一个节目是普米族的搓蹉舞。男女青年以欢快的旋律,多变的队形,优美的舞姿,表现他们幸福的生活,领舞的是手拿长烟锅的64岁熊文昆老人和她6岁的小孙女熊金凤。我采访熊文昆时,老人说:“‘搓蹉’的意思是‘唱起来,跳起来’,安排我们爷孙领舞就是为了表示我们普米族从老到小都可以唱歌、跳舞嘛!说得多好啊!这是“会走路就会跳舞,会说话就会唱歌”的具有艺术天赋的民族,歌舞成了他们表情达意的共同语汇,也是各民族之间相互沟通的桥梁。情人节没有功利色彩的影子,心心相印成了各族群众共同的心声,“有酒大家喝,有肉大家吃”便是民族兄弟的处世准则。在云雾缭绕的花丛中,在潺潺的小溪边诉说衷肠,在绿茵茵的草坪上手牵手地唱歌跳舞,没有民族隔阂,没有等级之分,整个身心都沉浸在纯真的感情交流之中,被压抑的欲望在一天得到尽情释放,与自然天地融汇在一起,这是多么浪漫的日子,多么惬意的时刻,它透露着人类返璞归真的意向,回归自然的美学追求,它能够促进各民族的和谐相处,催生人们的仁爱精神,对于引导男女青年“以情制利,以情导欲”,具有健康的导向作用,这便是东方情人节所具有的文化内涵和美学价值所在。

夜幕降临不是情人节的结束,而是意味着狂欢高潮的到来。广场上燃起了熊熊篝火,各族群众手牵手地跳起了欢乐的舞蹈,远远看去好似夜空中盛开的花朵,那熊熊的火焰便是灿烂的花蕊,那一圈圈穿着鲜艳服装的各族群众便是层层花瓣,壮观极了!熊熊的烈火好似情人的激情在燃烧,夜空中盛开的充满激情的花朵把东方情人节装点得更加瑰丽多彩。

高原牧场的诗情画意

5月29日告别了多情的罗古箐,向世所罕见的高原牧场——河西大羊场进发。车队在泥泞的林中土路上艰难的行进。四周的原始森林让人震撼:这是没有经过人类介入的,完全按照生物界的固有规律在运行的生命世界。你看旁边的山坡上是一片已经死亡的树林,他们虽死犹生,像不朽的勇士站立在那里,手举剑戟指天际,给人一种历史的沧桑感;可是在他们脚下却有一丛丛高山杜鹃在盛开,似生命之火在燃烧,给苍凉的绿色世界带来生机和活力。即便停车走入大山深处,你看到的也是森林中横卧的一根根朽木,还有在其旁开放的灼灼杜鹃,甚至有的杜鹃就是从朽木之上生长出来的。原始森林不像城市里的公园,它不会人为地美化世界,制造假象,而是如实地展示生命的历程和演变。眼前的原始森林就是一部绿色的哲学著作,他在向我们形象地诠释新旧更替、生死轮回的过程。

当我们来到大羊场的时候,只见一望无际的绿洲展现在眼前,一只只牲畜星星点点的散落在绿草之中,就像镶嵌在碧玉中的一颗颗珍珠在闪光。如果只有一片平坦坦的草地,毕竟太单调了,可是天生一座九指山拔地而起,那由九个山峰组合而成的曲线与辽阔无际的绿色平面配合起来,再点缀着一丛丛火红的杜鹃花,一条条蜿蜒流淌的小溪,便构成了一幅壮丽多彩的巨幅油画。大羊场啊大羊场,想不到在大山深处还隐藏着这样一片迷人的绿洲,牛羊的天堂!不知为什么,我真的羡慕起大羊场来了。你想,6万余亩的草地,牛仔羊妞生活在这里是多么宽敞、惬意啊!比起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南京路,那里的人们一个个都挤成了馅饼,真是可怜极了。还有这里的水草是那样丰厚,而且没有一点污染,是地地道道的绿色食品,吃下去能不长膘吗?因此这里的村民也是最幸福的,他们不仅能够呼吸到最洁净的空气,而且能够吃到最肥美的牛羊!

为了替旅客提供方便,村民们还在大羊场建盖了一个招待所。在我看来,这个招待所未免奢侈了些,因为房屋全部是用上等的圆梦垒成的。要知道这每个根圆木在内地都是难得的梁柱材料啊!招待所的床铺是结实干净的木床,被子是厚厚的大红花被面,真够暖和的。唯一的缺憾是,偌大一个招待所在设计时根本没有考虑建盖厕所,因为村民长期来以就没有方便还要受约束的习惯。当有来客问及在哪里方便时,招待所服务员笑指背后的树林道:“山上有的是地方,随便找棵树就解决了!”

大羊场地处“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风景名胜区的核心地带,是怒江、丽江、迪庆三地州交界处,也是金沙江和澜沧江水系的分水岭。我们站在大羊场草甸,就站在历史的交汇点和地域的分界处。宣传部长和贵群指着周边的山水对我们说:“大家请看,雪山是迪庆的,村落是丽江的,草甸是兰坪的。”在羊场还有一块粗粗壮壮的黑色石头屹立在兰坪与丽江的交界处,特别引人注目。这块石头真是奇怪,推之感觉在动,实际上却纹丝不动,只有它孤零零地立在草坪上,旁边没有任何石头。据说在古代有一叫丁咪的人想把大羊场草甸据为己有,是普米青年匹披扎挂用自己的智慧粉碎了他的阴谋。面对想独占整个牧场的丁咪,匹披扎挂忍无可忍,猛地抓住猪的后脚往地上一掼,猪的前半截栽进地里,从此变成一块石头,任凭怎么使劲也拔不动。这个故事实际上反映的是私有制与公有制之间的斗争,普米族在原始社会的末期出现了私有观念,有人想把大羊场占为私有,可是广大普米族群众却坚定不移地维护了牧场的公有制。这块独石便是公有制战胜私有制的纪念碑,也是大羊场属于各民族的公有财产的不可动摇的标志和象征。

晚上我们在高坪普米山寨就餐,晚饭后美丽多情的普米族少女邀请作家们围着火塘跳起了“撞跨舞”(即两个同性同时夹撞一名异性客人的臀部),用最真诚、最热烈、最隆重的方式来款待作家。出乎意料是的,60多岁女主人也加入了舞蹈的行列,她情有独钟,选中了白发苍苍的老作家淡墨教授,不断地向他撞去,发出了温情的信号。老实巴交的淡墨被撞得东倒西歪,呵呵地笑着,心里甜蜜蜜的,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在旁观看的人早已笑弯了腰,大声喊道:“不要走啦,留下来当姑父吧!”

绿色锌都的风采

4月30日早晨,我们来到了金顶凤凰山,站立山巅,环视闻名遐迩的特大型铅锌矿,真是感慨万千!云南素有有色金属王国之称,而兰坪却有“有色金属的王冠”的美誉。我们所站立的金顶凤凰山不过3.2平方公里的方寸之地,却蕴藏着世界三分之一的锌矿、六分之一的铅矿,荣居全国之首世界第二,潜在的经济价值约为1400亿元,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然聚宝盆啊!

令人欣慰的是,在这里我们没有看到乱挖滥采的情况发生。矿区实行的是露天梯形开采,我们看到矿层有如体育场的看台,一排一排,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山坡上巨大的标语“打造绿色锌都”,表明了开采者的奋斗目标和决心。过去的老矿往往开采后就导致泥石流灾害。为了避免此类情况发生。矿区十分注意绿化工作,一个台阶开采完后就绿化一个台阶。他们采用“客土喷播”的先进技术实行边坡绿化,即将草籽混合在黏土之中喷在岩石上,于是光秃秃的岩石上就奇迹般地长出了嫩草。这样做尽管成本很高,每平方需要花费84元,但是为了子孙后代的幸福,矿区花多少钱也在所不惜。

金鼎锌业公司党委书记杨玉生说:“矿区的环保无非是解决烟尘、矿渣、污水三大难题。我们现在已经做到烟尘的排放量远远低于国家标准;矿渣一律封死在沟里,铺盖6毫米的水泥进行全封闭作业;污水集中在污水厂处理,经过努力目前已经实现污水0排放,水质达到二级标准,可以养金鱼。”他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当我们参观冶炼厂时,看到了一块块闪耀着银光的锌锭源源不断地从流水线流出,真像是一台生产白晃晃银锭的机器啊!再向玻璃窗外看去,一级级污水处理池一池比一池清,最后一池水竟然清澈透明,足可以见底,一条条金鱼自由自在地在水里遨游,真的达到了柳宗元在《小石潭记》里所描绘的“皆若空游无所依”的境界。啊,我们看到的不再是人类粗暴的掠夺对自然环境的毁灭,而是在向自然索取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回馈自然,保护环境。

阿弥陀佛,我们所期望的文明生产终于在这里得以实现,真乃幸甚幸甚!

寻找轩辕黄帝故里

离开金顶矿山,我们来到了位居其侧的二五山拜轩辕祠。抬头仰望雄居高台的轩辕祠,云里雾里壮观极了,通向轩辕祠的250级台阶又高又陡,爬了几步便气喘吁吁,头晕目眩,看来我是没有拜祭轩辕黄帝的份了,只能在山脚“高山仰止”,寄托我的敬仰而已。

长期以来,二五山一带有一系列未解之谜:凤凰山垭口为何叫“黄帝口”?文兴石桥何以称“轩辕桥”?附近的村庄为何多以“龙”“凤”命名?最令人费解的是,“二五山”的含意是什么?当然,最恰当的解释是:八卦中的二爻和五爻都是吉卦,二爻与五爻两个吉爻相结合之山为圣人诞生之地。既然如此,又有哪位圣人诞生于此呢?

20世纪80年代末,原云南省测绘局工程师扶永发通过对《山海经》的研究解开了这个谜。历来学者大都把《山海经》当古代神话来看待,其实《山海经》是一部科学的地理著作,它是已经失传的中国古代地图《山海图》的文字说明。扶永发根据《山海经》的文字说明,运用“以山定水”的方法与中国地形地貌进行对比,发现古代神州所记述的地形范围正好与云南省滇西北一带的地形吻合,并写下了“轩辕黄帝故里”的木版,确认二五山就是轩辕黄帝的诞生地, 其后又出版了名噪一时的专著《神州的发现——<山海经>地理考》,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曾为此召开新闻发布会。这样一来,二五山一带地名的未解之谜就迎刃而解了。当地民众也顺理成章地根据这一发现,在二五山建盖了“轩辕祠”作为祭拜之所。

轩辕黄帝是中华各民族的共同始祖,是传说中古代天文、历法、律吕、冠冕、弓矢、舟船等诸多文明的创造者,几千年来一直受到亿万炎黄子孙的景仰和祭拜。然而对于这位中华始祖的诞生地——轩辕丘却众说纷纭,各说不一,有的说在山东寿丘,有的说在河南新郑,扶说一出,自然引起争议,特别是一贯爱中原文化中心论传统观念影响的人在感情上是很难接受这一观点的。

看来轩辕丘究竟在何地一时难以作出结论,还要继续争论下去。我认为轩辕故里在何处倒在其次,最重要是的中华儿女都坚定不移地确认轩辕黄帝是各民族共同的始祖,大家都是同祖同宗的一家人,这对于确立各民族的文化认同心理,增强中华民族的文化凝聚力,复兴灿烂的中华文化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富和山彝家风情

中午在金凤梨园山庄吃完饭后,就到拉井镇著名的原始生态旅游区富和山去享受大自然的恩惠。富和山位于拉井镇东南部,属“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云岭片区的核心区,生态保存完好,景色十分秀丽,春有漫野鲜花,夏有滴翠林海,秋有映山红叶,冬有北国雪韵,一年四季都有观赏不尽的美景。富和山的弥勒坝由草地及浸湿地组成,呈窄长型,面积480余亩,中间有一高山湖泊,彝族群众称之为雾湖,春夏季绿草如茵,牛羊马成群,杜鹃花盛开,秋冬季白雪皑皑,形成独特的高原草甸景观。富和山有杜鹃花60余种,每年3至8月间,杜鹃花相继盛开,花形千姿百态,花色各异,绚丽多彩,可称为杜鹃花的世界。

雾湖小巧玲珑,清澈透明,好似镶嵌在高山草甸中的一面明镜。湖水包围着一座绿色的小山,山影倒映在湖中犹如鲤鱼在水中嬉戏。几个身穿红色盛装的彝族姑娘在湖边唱歌,她们波动摇曳的红色倒影充满了动感,把青山绿水搅得热热闹闹的。洁净的空气,清澈的湖水,美丽的少女,动听的歌声,我们沉浸在诗情画意之中,真的乐不思蜀了!可是和贵群部长对这一切并不感兴趣,而是急切地往湖对面的山林走去,大家猜测他一定是去会情人了。哈,他真的找到了情人,那是13年前他在这里工作时栽在枯树干中的杜鹃,现在已经长成大树,那一树红花真的让他陶醉了。在兰坪人眼里,花与人本来就是一体的,婷婷玉立的杜鹃就是他13年未见又时时思念的恋人啊!

我与原云南省作协副主席张昆华边说边笑往村子里走去,只见篱笆里露出两个稚气的笑脸,其中一个流涕的小孩拉开弓,一个衣裳褴褛的小孩举起刀在玩打仗的游戏。军人出身的张昆华反应真快,马上立正向他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报告将军——”两个小孩见有人叫他们“将军”可高兴了,也学着军人的样子回了一个军礼,尽量显示出将军的气派。张昆华走过去附在他们耳边,慈祥地说:“回去告诉妈妈,让你们好好上学,长大了才能够当将军啊!”他说得是那样诚恳,充满了对孩子的殷切期望。张昆华在同去的作家中年龄最大,已经72岁高龄了,可是还童心未泯,对农村孩子一片拳拳爱心,真令我崇敬之至!

在吃饭的时候,两位“小将军”也跟了进来,远远的来看他们刚结识的大朋友。张昆华向他们招手,他们又跑了。老作家连忙找了一个纸杯,装了几块肥肉给他们送过去,他们腼腆地接过杯子,一溜烟跑了。

告别的时候,乔传藻教授动情地握着镇长的手说:“雨果在写完《巴黎圣母院》后到瑞士度假,看到美若仙境的琉森湖说:‘上帝怎么这样偏爱他们,把他们挑选出来接受大自然的恩惠呢!’我今天也要说:上帝怎么这样偏爱你们,把你们挑选出来接受大自然的恩惠呢!”不知镇长听懂他的话没有,只见他紧紧地握住乔教授的手不断摇晃,表达感激之情。

车已经开出很远了,两个“小将军”还追着车跑,要再看一看他们的大朋友。唉,农村的孩子感情是很真挚的,谁对他们好心里清楚得很呐!

山路崎岖,暮色苍茫,碧罗雪山露出她洁白的脸盘向我们告别。雪山白得像云,云美得像雪山,我仰望西天,竟然分不清哪是雪山哪是云?

5月1日,我们登上返昆的车,依依不舍地向兰坪告别。

书法家程地超深情地说:“再见了,兰坪!”

诗人米思及马上补上一句:“带走全部的云彩——”

(编辑:刘玉英)